電商漲 物流慢 抖音降 | 新冠疫情中的化妝品行業(下)

聚美麗遍訪化妝品行業,從品牌商到實體零售、從電商新銳到OEM工廠、從MCN紅人到跨境TP,帶給你全景掃描式的美妝行業最新動態。

來源 | 聚美麗深度報道組
記者 | 許文君、曉伊、抱爺、圖騰、木頭、思敏、小小徐
文、編輯 | @夏天童鞋

聚美麗2020鼠年開年文章之《實體零售是重災區》昨天刊發之后,很多朋友加入了聚美麗微信討論群,積極分享討論,相互鼓勵打氣,你也可掃描文末的社群二維碼加入討論。

今天刊發的是深度專題《新冠疫情中的化妝品》下篇,我們繼續關注化妝品行業之電商新銳、MCN、跨境、OEM等行業全產業鏈上下游的“抗疫”故事。

向美麗勇敢的化妝品人致敬!

01

線上新銳品牌逆勢增長

雖然新冠病毒疫情嚴重依舊,但新銳品牌在春節假期仍然獲得了不錯的增長,彩妝方面完美日記牢牢占據周榜榜首,國貨品牌花西子、紐西之謎、稚優泉上升明顯,新秀colorkey也一直盤踞在TOP10。

△天貓彩妝/香水/彩妝工具類目1/27-2/2一周排名

在護膚榜上,本土新銳也同樣表現搶眼,HFP、半畝花田、WIS都表現強勁,名次都上升很快,特別是完美日記,蟬聯彩妝旗艦店榜首的同時,甚至登上了天貓護膚周榜的TOP10,很是讓人意外。

△天貓護膚/美體/精油類目1/27-2/2一周排名

聚美麗了解到,花西子與完美日記這兩個品牌在春節期間的增長是“超預期的”,因為疫情“生意都往線上走了,所以感覺都沒休息過”,“這個假期,線上的護膚、彩妝都漲得不錯”。

庫存及快遞物流成了突如其來疫情期保持運營的關鍵,“只要能發貨就行,大家(消費者)都能理解的”。完美日記借助京東自營旗艦店打出“春節不打烊”并“每滿199減100”的大力促銷活動,收獲頗豐,因為京東有物流。

半畝花田也是發貨沒斷,相關負責人告訴聚美麗“本來我們做手部護理的,再加上足部和除螨皂這些,能殺菌清潔作用比較強,所以這次疫情使得消費者對我們產品的需求反而增加了。其次,同品類同功效的其他品牌方之前沒有備好庫存,給了我們一些機會。”半畝花田的投放從過完年開始就一直在正常進行,“剛開始數據不好,最近上來了”。

而對正在積極布局線下體驗店的完美日記來說,這方面的工作節奏也被打亂了。

紐西之謎因為在年前備了可以堅持到3月底的貨,所以員工在家辦公,物流倉的員工加班加點,讓紐西之謎在2月1日當天旗艦店銷量沖到了行業第一。“這幾天我們又準備弄消毒液,這個可以生產。是否能夠準時持續復工,擁有足夠量的口罩成為最重要的因素。”劉曉坤說,“并且提醒所有企業趕緊買口罩,不要怕晚,現在訂購都還來得及。”

另外劉曉坤估計2月份的供應鏈會出現崩盤,需要大家提高警惕,其分析道:核心原因是包材廠很有可能無力供應包材給美妝企業,但凡有點生產力的包材商,都會去生產消殺類包材,這類的包材一天一個價,作為店鋪則可以暫時多備些消殺類產品來引流。

△紐西之謎店鋪日銷量成為行業第一、退貨率穩中有降

植觀創始人唐亮告訴聚美麗記者,植觀已經在線上班,會有一點小影響但整體還好,“節前準備的一些推廣年后才出街,推廣效果反而不錯,主要是春節期間大家沒地方去都去網上,所以新媒體的播放率和進店流量各方面都在提高,有點像03年成就了京東一樣,我覺得對線上未必是利空。但關鍵還是自強則萬強。”

有贊也做了調研發現實體門店商家損失比較嚴重,但對電商商家的影響比較小有些甚至實現增長,創始人白鴉建議企業在疫情期間儲備現金流和團隊,做好老顧客運維,學習直播與私域流量,疫情會加速中國新商業進程。就如非典在2003年5月已經結束了,但這個時候淘寶上線,非典帶動了網上消費習慣。

彩妝品牌colorkey也一直占據彩妝周榜TOP10,電商社媒負責人Jackson發現足不出戶的消費者空閑時間增多,疫情反而使得線上消費更有安全感,故隨著時間推移線上消費熱度回溫,紅人合作上以垂直達人為主,多為近景拍攝以及室內拍攝,合作上未受太大影響。

因此colorkey及時調整了投放預算比例以獲得該時段更高的轉化,Q2前戰術性調整放大線上投放,同時繼續加強短視頻和直播帶貨、基于微信的私域流量,并持續增加數據化投放。

Jackson認為線下門店不可能消失,但作用將越來越多元化,線下店不僅僅是銷售還是直播空間,還可以是網紅小景點,也可以做培訓場景,門店將會和新媒體、新供應鏈融為一體,成為連接用戶的一環。所以colorkey布局線下新零售時,把產品銷售場景便利化社區化,并同步線上線下會員數據打通。

立白集團新高姿品牌數字營銷負責人李福平說,現在疫情形勢那么嚴峻,線下消費肯定影響很大。但我們投放節奏提前,放大了投入,基于三點考慮:一是疫情期間大家待在家里,護膚品的使用并不受影響,甚至還會增大,那消費者必須要買產品的,更多會轉移到線上; 第二,宅在家里空閑時間非常豐富,大家對于社交媒體的使用肯定會更加頻繁,特別是短視頻;第三,我們的決策流程相對快速,反應非常快,公司很支持。我們相信這是個彎道超車的好機會。當然,立白集團及其控股的朝云集團,已投入了2億以上的物資直接送到疫情定點醫院,社會責任我們作為國貨也一直在承擔。

02

電商獲得寶貴時機,但物流成瓶頸

線上品牌在春節期間都沒停下腳步,但也出現了瓶頸,那就是物流。滿婷高管劉彬告訴聚美麗,銷售特別好,“都快斷貨了”,但是問題是有些地方發不出去貨,而且"工廠還不讓開"。

百潤電商負責人JOLIN也提到物流的重要性,天貓的店銷量在跌,京東的店銷量增長卻超過預期,達到了30%,究其原因就是京東自有物流能保證發貨。“天貓受物流影響,不能發貨好長一段時間了,而且2月份天貓活動都取消了,但京東因為強大到三線城市的物流,反而生意增長”。

薇諾娜聯合創始人董俊姿認為疫情對頭部企業的影響還好,像薇諾娜第一季度預計和目標會缺10%左右,但總體還是微增的。能明顯感受到的是發貨問題,而且這也導致了退貨率創歷史最高。而且因為隔離,就算還有EMS幫你發貨,一些倉庫也沒有能復工的員工,仍然發不出去,“應該到元宵以后會有一些改變”。

董俊姿認為經過這一輪,消費習慣肯定會發生變化,一些本身不是網購忠實用戶的被關好長一段時間,也會習慣線上購物了,所以物流一旦解封,電商馬上可以得到一個很好的恢復。所以我們接下來會在預算上會更向電商傾斜,電商的投入也會加大。

上海花鈿谷運營總監 Cassie也認為主要問題是快遞發不出且部分地區因疫情原因沒辦法收貨,大部分消費者還在徘徊,回到工作崗位的時間不定因素增加,也同時會影響轉化,導致線上訂單減少,所以社媒投放也只好暫停了一些。大部分快遞還沒有啟動全國范圍的發貨,順豐還可以發,但很多地區也存在收不到的現象。對商家來說“不貴的單品不劃算,退貨風險也同步增加”。

相比京東,阿里還是社會化的物流,而也正是這個問題導致天貓的2月份營銷活動如情人節、開工季等活動目前全部取消,這樣電商2月份整體銷量肯定也會有大的影響。

△天貓及某物流平臺的通知

威示爾初認為電商端物流影響大,包括倉儲、快遞、配送(很多人不回大城市),而且因為營銷傳播和推廣的暫停,對娛樂活動嚴控,導致博主不敢接大量廣告,營銷資源變得有限,價格上漲。

仍有隱性因素影響電商發展

疫情給廣大電商企業、跨境TP、MCN機構、微商等帶給的影響仍在逐步的全面顯現。

首先,體現在過年前后品牌的線上投放節奏被打亂了,很多企業都暫停或暫緩了線上投放計劃。達人說告訴聚美麗,品牌這一邊“基本投放都停了”,目前很少新的投放需求,要“3月份再說了”。

每天傳媒檀志俊告訴聚美麗,他們也都是線上辦公了,但品牌主都不派單了,公司業務肯定受影響。

Plustwo品牌的創始人Dennis認為,疫情對品牌線上總的流量和銷量是有增加的,但整體轉化率下降了,“估計是像我們這種有一定溢價的產品,用戶在疫情期間更考慮性價比,會影響消費信心”。我們的庫存能撐到3月中,天貓把2月的所有大促活動都取消了的,短期內電商的整體銷量肯定也會有影響。

在化妝品電商領域,跨境小眾品牌這兩年異軍突起備受關注,此次疫情對于運營跨境品牌的TP公司來說,還有一些更長期的影響在發酵。因為WHO宣布本次疫情列為全球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后,某種程度上中國大陸被孤立了,越來越多的國家全面停飛了到中國的航班。

對化妝品行業而言,重點國家如美國、意大利、英國、澳大利亞的出行都受到非常大的影響,一些正在談判的國外品牌跨境代理或合作有了很大的變數,因為“老外不來中國了”。

杭州高浪公司年前定的計劃被打亂,要重新調整。此次疫情影響了海外品牌來華的行程安排,高浪公司也對一些原定的海外活動做了延期調整,并成立了500萬元的專項基金,幫助上下游伙伴共同抗擊疫情。

縉嘉科技創始人Maggie也告訴聚美麗“計劃全亂了”,對電商的影響也比較大,線上銷量沒有增長。現在還沒上班,投放詢價這塊也沒有展開。

呈美創始人陳瑋瑋說銷售方面市場投放節奏都被打亂了,快遞也沒恢復。線上數據春節這段時間還算正常,線上投放還沒展開。但現在國外到香港的航班開始受到一定影響,雖然航班還沒停,但運力緊張,空運費成本漲了不少。保稅倉的快遞也停滯,大貿還能走順豐和EMS。這次對跨境貿易的影響也在迅速擴大。

惠選品供應鏈創始人張武功告訴聚美麗,這次疫情對社群團購和微商影響也很大,主要也是體現卡在供應鏈上。“因為微商在去年才剛剛復蘇,年前都會有備貨不足的情況,加上現在的產品需求跟年前的計劃完全不一致,所以供應鏈會是很大的一個坎”。

而供應鏈是個非常復雜的社會協同問題,只要一個環節出問題,基本就是一個停滯的狀態。2月份工廠基本很難開工,真正可以大膽開工至少要到2月22日才能明朗,對于做社群的人來說,供應鏈和物流快遞是兩大核心問題。現在有在做預售,但是不可持續。目前用戶對于消殺類產品的需求最旺盛,但是供應鏈又是最不足,最沒法保障的。

供應鏈的不確定受上游影響太大,很多是屬于戰略物資,被政府接管先給醫療系統用。哪怕政府好不容易允許同意開工,但是產品流通到社會上需要外包裝和產品說明書,然后印刷廠又是不準開工的。后來好不容易政府考慮特殊情況允許上游的幾家配套廠一起協同開工了,結果包材廠的上游的紙漿和相關的原料又都沒有了。

另外一位團隊的創始人告訴聚美麗目前“都沒法開工,團隊都回家了,還沒辦法回深圳。公司幾百號人,哪怕現在在深圳的也不敢貿然辦公,銷售家里又沒有電腦,手機跟用戶溝通起來效率很低。而且早年就把用戶留存在公司的號和手機里了,很多沒回深圳的銷售因為過年沒帶手機回去,也沒辦法做線上工作”。

疫情考驗MCN和紅人應變能力

知名MCN機構大禹聯合創始人李永安告訴聚美麗,大禹目前能夠恢復6、7成的戰斗力。很多紅人可以在家拍。春節各平臺流量都有大幅度提升,用戶消費內容時長暴增。

從內容的角度來說,現在所有人關心的都是跟疫情相關的話題,春節本身是一個非常好的消費內容的時期,但是今年被疫情的內容分流太多,這些內容對于很多MCN機構和品牌價值和意義都不是很大,我們都在堅持自己的內容方向。所以對品牌來說這段時間的銷量和轉化在內容創作上是一個極大考驗,如果品牌的內容有過度營銷或者炒作的話很多人甚至會罵。

兩周以后,大家對疫情的關注弱了以后,很多有敏銳度的品牌應該會開始做一些口碑型的內容。現在雖然我們店鋪寫明不發貨,每天的自然銷量都在5W以上,所以消費者還是有很大的消費需求,大家的消費力是很強的,重點看品牌怎么拿捏這個尺度去做合適的內容。

李永安估計3月份之前都很難完全正常的開展工作,蘇州也被要求重災區來的人隔離14天,非重災區7天。

接受采訪的多家美妝MCN機構旗下賬號春節期間都有漲粉,其中高的達到1500萬,“現在流量比較充沛,其實是很好的投放時機,但是大部分品牌好像后知后覺,看不到流量的走向和變化,如果品牌現在投放還是很占便宜的”。

但不是所有的MCN機構都能在目前的情況下開工,有一家主打劇情視頻的MCN干脆等到10日再復工了,因為劇情類視頻“拍不了”,所以“還在休假”。究其原因,主要是劇情類等內容目前取外景很難,而且需要團隊聚集拍攝,加上沒法與團隊及品牌方高效率修改,故無法完成高質量內容的創作。

另一家知名美妝MCN機構創始人告訴聚美麗,對MCN的影響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短視頻團隊協作有問題,光憑靠線上協作不行,第二是因為物流癱瘓,廣告主和渠道很多廣告開始推遲和延后。

他們和同行及品牌商家探討后,認為疫情完全消除影響至少還要持續3個月到半年,但之后線上電商會進一步滲透,化妝品線上生意會有很大擴展,習慣會更好,場景會更自然,尤其是物流快遞全面恢復后——這是電商基礎設施。在品類上,除菌,消毒,清潔市場會有爆發,大家意識更強了,疫情結束后也會有大幅上漲。"大部分美妝品牌都不會放過這個發展機會的 ,上游有發展和需求,我覺得流量的價值會越來越大"。

抖音流量成本下降,公眾號抬頭

Plustwo的Dennis準備最近做一些投放,他發現抖音這邊的流量費用下降了50%左右,因為信息流的競價廣告投放人少了價格就會降低。

巨量引擎高管回應聚美麗說這是因為供需環境發生了變化,之前特別雙11雙12是流量不夠,現在春節期間流量變多了,因為放假被關在家,大家都使勁刷抖音,流量供應變大了。同時投放的企業少了,也就是需求降低了,很多行業特別是品牌方春節不開工的都停止了投放,像原來的投放大戶家具建材家電等行業都處在停投的狀態,日化美妝很多線下品牌也在春節期間停投,“日耗下降很厲害”。

這樣一來,抖音投放的競爭程度沒有雙11雙12這么激烈,以競價為基礎的信息流廣告的價格就自動下降了,“很多美妝客戶按鈕成本由年前的7-8元都降到了3-5元,部分甚至低于3元,流量環境很好”。

薇諾娜董俊姿認為這一輪微信公眾號影響力又上來了,因為整個疫情對人的價值觀、人生的思考、行為習慣都發生了一定的變化,這個時候又開始看文章,又開始慢下來理性的思考和判斷。所以公眾號上漲代表理性回歸,“這一波下來估計對護膚品增長(會有幫助),因為護膚本身的邏輯要講清楚”,這個時候如果能有更具內涵的內容輸出,有更專業的分析,品牌力就是做得更扎實。

相宜本草副總裁王愛華認為互聯網的整體流量因為疫情在上升,公眾號的流量不管從流量本身還是價值感上會重新回溫。

劉曉坤也認為微信公眾號這次“被救了一把”,篇篇文章都是10W+,因為這個時候大家都在關注疫情,沒有心情去看搞笑的內容,所以微信公號的流量是上升的。消費者會趨于理性,“對于一些成分黨的號會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03

行業大考:看工廠能否順利復工

隨著正式開工日程的逐漸臨近,以及返城大潮的到來,化妝品行業還將面臨更大的一場考驗,那就是上游OEM工廠能否順利復工。目前因為尚在春節,工廠停工的問題還未顯現出來,還要看復工的情況,因為上海隔離措施特別嚴,上海的工廠可能影響會特別大。

相宜本草副總裁呂智認為從物的角度看,原料包裝都會出現滯后,因為上游企業也會遇到和一樣的情況。從銷售角度來講,那就是線下銷售基本停滯了。從更遠來看,疫情也會影響消費,畢竟一天到晚關在家里,對化妝品的消費關注也會降低。

從人員角度看,供應鏈影響會更大,外來人員多,防感染意識也相對弱,又是勞動密集型。工廠無法承受任何可能的感染,及其帶來的可能停產消毒。所以管控成本會更高。“我們昨天開工,但全是遠程辦公,管理層在周密計劃如何確保人員安全”。

仙婷的丁德文說現在很多企業還沒復工,因為原料供應、物流都不太確定。而且現在很多企業在生產消毒水,那這一部分產能會擠兌了多少正常的產能也不好說。“研發也是一樣的,湖北的工程師還挺多的”。原料商正常都是年后備足貨的,所以只要物流沒問題,能發出去就行。但線下渠道全崩了,比起庫存,我更擔心有些品牌現金流斷掉,去年很多工廠的現金流都出問題了,微商可能也會有類似的情況。

德之馨化妝品原料部大中華區總監梅鶴祥認為疫情對今年2月份的銷售肯定有些影響,首先是生產,國內有工廠的直接受影響,物流也延后,人員復工延后可能減員;企業應對疫情,研發可能會部分調整方向或結構,有可能會對全年的計劃帶來影響。

歐詩漫研發總監霍剛認為關鍵是工作節奏和進度被打亂了,市場是有季節性和時效性的,關鍵時刻,耽誤不了幾天,現在不是一天兩天的問題了。疫情會改變需求,從而影響到研發或市場的工作方向。原有工作的延續性會被打斷,不論是研發還是市場推廣,都需要重新研究和評估后續的工作方向和內容。還有一點,逼迫了很多公司遠程工作模式的誕生。

植觀研發總監李洪海覺得本次疫情對做洗護的影響應該會小些。但絕對利好有抗菌,消毒功能的品牌及產品。供應鏈和研發的影響,主要是物流的效率及上下游產業鏈的配合會斷層,導致效率下降。樣品遞送,學術交流,項目會議,消費者測試,出差等等都會影響。

廣州科緹生物CEO兼首席技術官方永生以03年的經驗來看,認為對行業的沖擊會很大,估計中小制造型企業要熬到下半年看消費的信心了,我們已延后至2月底上班了。同時消費信心會受重大沖擊,尤其是線下店的影響會更大,線上也好不到那里。今年對所有企業來說是如何活著,盡量保持自己的現金流,然后就是熬。

芳療品牌JUNPING創始人方俊平告訴聚美麗,現階段主要是工廠和研發人員無法開工,我們純線上好一點,有點影響吧,還沒涉及到市場和研發策略的調整。

工廠位于上海的儲源總經理認為復工的影響主要在人員方面,新冠病毒潛伏期長萬一有一個攜帶者上班那整個工廠就要停工,2月10號員工到上海之后還要14天隔離,另個消護類產品需求增加,成本大幅提高了。

安特員工告訴我們影響集中在外貿訂單,但比較樂觀的是產能方面不需要擔心,“9號工人回來就能正常開工了”。

04

疫情推動行業發生了哪些深遠的變化?

電商是行業灰犀牛是增長的重要引擎

大多數接受聚美麗采訪的行業人士都認為,此次疫情過后,電商將進一步成為行業的主流,不論是品牌方,還是線下實體零售商。大家都在問,此次疫情是否會重現類似SARS對淘寶京東的推動作用,倒逼行業上下游加速互聯網化、數字化。

新冠疫情成為2020年中國各行業最大的黑天鵝,"黑天鵝"指那種極其罕見的風險,一只黑天鵝的出現,可以顛覆人們對“天鵝都是白的”長期認知。所以,黑天鵝事件一旦發生,傾天覆地,對外界產生極大影響。其實黑天鵝往往引人注目,新冠疫情背后,更值得我們思考的,是“灰犀牛”事件。

“灰犀牛”指能夠預測甚至讓人習以為常的風險,就像一只遠處跑來的犀牛,開始你覺得笨重緩慢,一旦貼近時,卻難以躲避。所以,灰犀牛事件的發生,是一個過程,初期便可察覺,卻又讓人視而不見。一如化妝品傳統品牌商、實體零售商對于線上的態度,互聯網化、數字化好像太過常見,反而轉型緩慢。

新冠疫情是全行業超級黑天鵝,但真正讓企業處于危險境地的灰犀牛,則是全行業不可阻擋的互聯網化、數字化浪潮。這一浪潮從上一次SARS瘟疫橫行便顯端倪,卻在17年后用另一種面目讓傳統實體零售猝不及防。

這兩年依托線上崛起的系列新銳品牌給廣大傳統品牌牌帶來很大的壓力,但品牌自我升級和意愿和危機并不像品牌商口號上喊的那么響,究其原因還是線下基礎市場還在,利益關系錯綜復雜。在這場事件中,我們看到電商進化完備、準備充分的線上企業都在逆勢增長,他們不再是行業的另類,代表著行業的未來。

人們往往不愿意在晴天修理屋頂,企業也往往不愿意在發展順利的時候提早布局新成本洼地,前些年的阿里電商平臺、SHOPPING MALL等都屬于低成本流量平臺。但隨著線上不斷進化,品牌方不僅做扎實線上運營,同時還要考慮將流量轉向新的成本洼地,如私域、如轉向自己的用戶社群,用數字化來增加會員運營,來增加數據洞察,然后通過遠程辦公、更多合作而非雇傭制地與高級人才合作,最終來降低整體成本獲取最大利潤。

新一代品牌呈現出了更強的環境適應性,同時還在抖音、公眾號等流量即時變化的當口就抓住最新的紅利,這才是廣大企業需要學習的。

線下實體零售的房租人員高成本,這些年也都在喊,但因為市場仍然在,所以實體店鋪自我升級的意愿和危機感同樣并不強烈。店鋪的互聯網化、數字化講了多年,這次疫情會逼大家必須馬上進化,這就是好事。中草集許明良認為,去年曾經探討過的主題“每一實體店配一個線上店鋪,并打通店務通,形成一個體系”,現在看來“極具遠見”。

疫情會成為跨國公司的增長拐點嗎?

在家里坐的久了,行業人士也開始八卦起來,紛紛開始預測未來。不少人認為倚重布局線下的老一代品牌會被加速淘汰,而新創業品牌的抗風險能力比較弱,供應鏈、流量、現金儲備、團隊波動有任何一個地方出事都很難為繼,目前早期股權市場的錢本來就比較少,大家這種狀態更不敢出手了,所以新銳估值會下降,“特別是靠融資投放做銷量的品牌肯定會死掉”。

2019年國際跨國巨頭如雅詩蘭黛、歐萊雅、資生堂等幾乎都在中國錄得了超常規的增速,特別是雙11的戰績讓很多國貨品牌倒吸一口涼氣。但這次疫情來了之后,不少人都在議論“跨國公司這波人都不回來了,聽說很多都要4月30號之前都不會有大面積的動作。

據了解,不少跨國公司跟中國相關的會議行程2月份的全部取消,3月份的延期觀望中,這樣“決策至少耽誤一個季度”,有一家公司“因為年前國外的高管都準備過來開會,現在全部都取消了“。

溝通及決策問題對于中國本地決策型的如寶潔等影響不會太大,但對于全球決策型也就是需要總部決策的跨國巨頭就會出現決策延誤的情況。“跨國公司在中國幾千人全在放假狀態,信心、計劃、行為都會慢下來,所以這幾天美國資本市場跨國公司在中國業務占比大的都跌的比較慘”,所以不少人預測很可能跨國公司品牌的增速拐點可能就在今年。

還有機場免稅店和百貨的關門,對于跨國公司的影響是最大的,好在歐萊雅寶潔這樣的公司會有線上,緩解了很大的壓力。“那些奢侈品公司就會很慘,線下店基本關停,線上以前又沒做,這次疫情過后,估計奢侈品都會開始做線上,畢竟也不是開博物館的,還是要開門做生意,這次是一次很大的教訓,線上的抗風險能力更強。當然雖然線上的市場總體盤子會越來越大,但是競爭的壓力也是非常大的”。

在線遠程辦公成為全行業新趨勢

2月3日早上9點,聚美麗分布在全國的小伙伴們準時打開辦公軟件,卻發現怎么也進不去視頻會議室,半天才回過神來,訪問量太大“釘釘崩潰了”,臨時改用幾個軟件發現也都不太正常了,這一天開始,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習慣在線遠程辦公。

除了釘釘,字節跳動公司也開始推飛書軟件,騰訊也借勢做了一輪推廣。如何在特殊時期保持信息、數據和知識的暢通,如何在分散辦公狀態下管理好團隊和拓展業務,疫情下如何做風險管控盡量恢復正常生產……這些新問題紛至沓來。

董俊姿最近在讀一本叫《賦能》的書,講的是美軍將軍談怎么打伊拉克戰爭,他提到今天我們常規理解的組織跟管理都是結構化的,是面向確定性的、垂直化的、以提升效率為主的結構。但他的作戰部隊打伊拉克,面對的是不確定的環境。我們今天同樣面對的不確定性的市場環境,我們該用什么樣的管理模式,用什么樣的組織應對,這是特別有意思的課題。

通過這次疫情,未來是否采用分散式的線上辦公?讓我提前思考,未來我們可能在全球很多地方都有辦公室,這個時候你怎么去提升你的辦公的運營效率?如何用合理有效的運營方式去管理公司,這是我天天在考慮,因為國內外有那么多那么優秀的資源,我們不可能都把它們放在自己的辦公室里。

比如今天日本的研發很強,那我們的研發就應該放在日本,因為只有日本才可以請到最好的研發人員。如果法國在某一領域的技術最強,我就應該把這個技術研發辦公室放在法國,我不可能把他請到中國來,這是不合乎邏輯,因為每個人都希望在他自己的生存環境里面才有保持創造力、最高的效率。

如果我做美容儀器,我就應該在深圳建立美容儀器的供應鏈團隊,我覺得運營在上海最牛,我應該把運營放在上海,也就說我會有一個運營總部,會在全球各地設立分部機構,但是這時候我的管理應該怎么做?這實際上就是我們今天談的線上協同辦公,怎么有一個好的網狀管理模式來提升效率的課題。這正好是擺在我們所有企業年前提前供我們去思考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因為這是未來必然的趨勢,董俊姿如是說。

每天早上,我都會打開全國疫情地圖,看到這兩天確診與疑似病倒的增速逐漸下行,也已經開始暢想完全開工后回到辦公室與小伙伴見面的情形。親愛的化妝品同業精英們,你們企業用的是什么遠程辦公系統?疫情還帶給你們怎樣的影響?你又經歷了哪些與眾不同的體驗?都歡迎你掃描文末的二維碼,加入我們一起討論吧。

05

守望相助、共克時艱、抱團進化

梅鶴祥告訴聚美麗,像2003年非典疫情,雖然上半年略有影響,但下半年漲勢明顯,全年反而超過2002,今年也許重復2003年的全年趨勢。相信中國人的勤勞,遇危機,則釋放更大的動力。

這兩天,蘇州政府發布了《關于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中小企業共渡難關的十條政策意見》,對疫情下生產經營遇到困難的中小企業,在“加大金融支持、穩定職工隊伍、減輕企業負擔”等方面提出了相關政策意見。這對中小企業來說,無疑是一大好消息。據悉,上海也公布了對企業的優惠措施。

面對超級黑天鵝,我們需要的是“反脆弱”的精神與能力。在疫情面前,人類是脆弱的。但事實上,人體本身是反脆弱的,重新愈合的骨頭甚至比原來的還要堅固。同樣,人類的免疫系統是反脆弱的,它包含自我診斷、人體資源管理、自我修復及再生。

所以不管你身處化妝品行業哪一個位置,我們都需要堅定信心,攜起手來,守望相助,共克時艱。而且,在這個難得的時期里,抱團進化,共同成長,這也就是“聚美麗”三個字的含義,也是我們的期待!

“風會熄滅蠟燭,卻能使火越燒越旺。” ——《反脆弱》納西姆·塔勒布

在昨天我們的文章發出之后,我們收到了很多對文章關于疫情期間品牌線上銷量逆增長的不同的聲音,如知名百強連鎖金甲蟲創始人劉船高認為“物流都停了如何實現增長”?同時,也有很多人提供了線上逆增長的論據,其中紐西之謎創始人劉曉坤提供了店鋪銷量圖輔以證明。

正方(劉曉坤們)的主要論據有:

  1. 疫情期間消費者的時間變多了,所以線上社交和消費成了重要選擇;
  2. 除菌清潔概念等品類需求增加。

而反方(劉船高們)的主要論據是:

  1. 疫情期間物流快遞停滯;
  2. 疫情期間化妝需求下降;
  3. 線下營銷活動減少與KOL投放受限。

問題來了:你認“ 劉曉坤vs劉船高”的爭論中,疫情期間品牌線上銷量逆增長是情理之中還是天方夜譚? 請投票并在留言處說出你支持的理由哦。

如果你對化妝品行業同仁有話要說,或者希望和大家一起探討應對疫情恢復生意的最新做法,或者想和本文受訪的同行們一起學習共步進步的話,可以掃描下面的二維碼,和聚美麗一起參與探討,還可以免費參加近期推出的化妝品行業公益快閃課堂哦!

△線上快閃討論群·掃碼進入

新冠疫情中的化妝品行業 | 聚美麗行業深度專稿
編輯:@夏天童鞋
采訪:許文君、曉伊、抱爺、圖騰、木頭
         思敏、小小徐
視覺:筱情、糖糖
技術:余堯
排版:高高
感謝磐締資本屈紅林、楊可逸的支持。

本文版權歸“聚美麗”所有
投稿、轉載、合作等事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未經許可轉載此文,聚美麗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返回首頁
福彩老快3开奖 安徽15选5开奖结果 天天红包赛步数不同步 沙巴足球即时赔率 捕鱼达人2经典版官方下载 棋牌游戏怎么刷金币? 北京11选5开奖号 在哪可以下载到极速赛车app 金7乐电视开奖结果 安徽快3预测号码专家推荐计划 三分pk10全天开奖结果 北京麻将规则和打法 下周股市行情最新消 850棋牌为什么不封 山西快乐10分三码预测 天津时时彩的官网开奖结果 皇冠比分hh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