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悖論與新銳企業需穿越的九層屏障

開放式的孵化加速和賦能投資很可能是代表未來的一個重要方向。

從2014-2015年化妝品行業出現了新的一次進口品浪潮,這一次進口品浪潮并非有歐萊雅、寶潔這些大品牌、巨頭企業帶來,而是獨立的小品牌起來了,這跟過去20年的進口品牌是不太一樣的。幾乎同時,國內一批獨立的新銳品牌也在那個時間開始創立,在17年18年迎來了群星式崛起。

但是我們發現群星璀璨的背后,像公司這樣的經濟組織其實是有生命周期的,增長和壽命都有極限,也會受到規模的約束。當我們把創業的歷程細細分解,我們會得到一個類似文明篩選的創業篩選過濾器。那么,我們該如何幫助初創品牌穿越大過濾器的生存屏障?

6月20日,在聚美麗主辦,磐締資本、微播易聯合主辦,上美集團、珀萊雅集團、水密碼瑪麗黛佳相宜本草聯合贊助、諾斯貝爾特約贊助的第二屆社交營銷大會上,磐締資本合伙人Coco楊可逸來到現場,為我們帶來主題為《如何幫助新銳品牌穿越創業生存屏障》的精彩演講,以下是演講實錄:

今天在坐的基本都是認識的朋友,甚至是老朋友了。等會有好幾場論壇對話,討論很多腳踏實地的專業問題,所以留給我的任務就比較有意思了,我給大家拋磚引玉,我們來仰望一下星空。

費米悖論:為什么我們沒有見過外星人?

首先,有個很多人問過的問題:為什么我們沒見過外星人?喜歡科學或者科幻的朋友一定聽說過費米悖論:意思是,從宇宙的浩瀚尺度和漫長的年齡來看,高等地外文明應該存在。因為光銀河系大約就有2500億顆恒星,即使智慧生命以很小的概率出現在圍繞這些恒星的行星中,那么僅僅在銀河系內就應該有相當大數量的文明存在,而且以宇宙如此久遠的歷史,應該有智慧文明掌握了星際旅行的技術。但是為什么,我們到現在并沒有看到這種現象,連蛛絲馬跡都沒有找到呢?

對此,科學家有很多爭論和解釋,美國喬治梅森大學的助理教授羅賓·漢森提出了宇宙大篩選理論(又稱大過濾理論)。這個理論有一個重要的哲學認知,就是文明的發展不是一直加速運行的,所有文明都有一個發展的極限。他把文明從靜寂的荒蕪之地到擴張性的星際文明的演進,大致劃分成了9個階段,到第九級的時候,就是掌握了星際殖民擴張的能力。

人類走到如今,已經通過了前面7層篩選,所以總有錯覺覺得這似乎并不難,但實際上每一次通過篩選的概率都非常非常非常小,基本要等上幾億年甚至幾十億年,才能完成一次跳躍。例如蛋白質,有個比喻說蛋白質當年出現的概率,就像大風刮過垃圾場,直接就組裝出了一架波音飛機,這概率基本可以說是不可能了。

我們目前所處的階段,到了腦量較大、使用工具的動物,當然比最原始的智人已經進化了很多,我們種是會做PPT的動物。但是離星際擴張仍然很遠。我們地球現在連行星級文明都算不上,還不能充分利用可燃冰,可控核聚變也不會,有沒有其他能源,我們也不確定,所以離恒星級文明就更還早著呢。

所以,在這個理論中,我們人類或許已經通過了大過濾器,但更有可能是,大過濾器還在我們前方,可能和宇宙中許多散落在其他地方的文明一樣,面對宇宙的浩瀚遼闊,我們最終沒能突破星際旅行的障礙。別說跨越銀河系了,就算跨越自己所在恒星系都很難。

離我們最近的恒星——半人馬座比鄰星,距離我們4.2光年,現在人類最快的宇宙飛船連萬分之一的光速都還達不到,就算達到了萬分之一的光速,飛過去都要42000年。所以對于費米悖論的問題,為什么我們沒有見過外星人,很可能是因為文明的發展就有個極限,到了星際旅行這一等級,文明就很難通過了,就像蝴蝶飛不過滄海。

如果用一個數學公式來表現再努力的蝴蝶都飛過不滄海,我們來看看屏幕,這兩個式子的結果分別是多少?上一個式子最后的結果是無窮大,這個估計大多人沒有什么疑問。但下面一個呢,它的結果看上去似乎同樣是無窮大,但其實,到極限也就是2而已。

大過濾器和發展極限

或許考慮文明的盡頭對我們來說有點遙遠,那我們回頭看看現實中的企業。為什么要繞那么大一個彎,因為我們需要先討論一個更基礎的問題,那就是企業的規模和壽命問題。因為邊界和極限是個很重要的科學概念。

很多對商業最深入的洞察并非來自商業界,而是來自理論物理學家和數學家。我們來看一個研究:美國最頂尖的科學實驗室,洛斯阿拉莫斯實驗室負責人,理論物理學家Geoffery West做了個研究,他統計了美國28853家上市公司,畫出了每個公司的生命曲線。結果發現他們不論規模大小,不論上市早晚,都驚人地遵循著相似而簡單的規律,那就是它們的半衰期只有10.5年:意思為無論何時上市,超過50%的上市公司會在10.5年內消亡。

這是個基本難以逃脫的概率,但幾乎所有企業總認為自己是個例外:我們的文化更開放,員工更勤奮,戰略更有遠見,所以我們不會輕易地消失,消失的的都是別人。但從大范圍的統計來看,結果很讓人遺憾。

這個圖的的背后其實就是一個自然界的規律:規模法則。像公司這樣的經濟組織的生命周期,遵循了幾乎和自然界生命體完全相同的規律:那就是增長和壽命都有極限,受到規模的約束。當生物成年之后,比如人類,就基本停止了生長,慢慢成熟直至衰老。

我們去了解極限的概念,目的是為了更清晰地分析創業和企業經營。因為一個有極限概念的科學家,工程師或者企業經營者他們在面對現實問題的解決時候,會有不同的成功機率。比如一個工程師不會花時間去無限地提高發動機的效率,更不會試圖去制造一個永動機。同樣,一個理智的企業家也不會把時間和資源用在無限地擴大規模上。這里我們可以看一下一個企業從最初誕生起,一般要經過哪些過濾環節?

大過濾器和生存屏障

當我們把創業的歷程細細分解,我們會得到一個類似文明篩選的創業篩選過濾器:

首先,一個企業的誕生有賴于合適的社會經濟文化環境,就像我們生活的行星需要在太陽系的宜居帶里一樣。其次,我們需要一個創業者的出現,創業者的誕生就跟蛋白質的誕生一樣,屬于極小概率事件。因為創始人需要有夢想,有企圖心、敢于放棄短期的利益,有異于常人的毅力等等。我們常說創始人是一種野生動物,意思是只能被自然選擇。

一個企業在具備創始人這個基本元素以后,還需要具有從概念到產品的策劃執行力,之后馬上還要面臨啟動資金和供應鏈的考驗。即便他成功獲得了創業資金,他接下來還要面對一個大考:去哪里銷售他的產品?如何獲得流量?這一層過濾器是非常殘酷的,大部分企業無法在三年內穿過這一道過濾。穿過去的意味著打贏了流量戰爭,獲得了正向現金流。

接下來面臨的一個考驗是能不能通過團隊和組織迅速規模化,這個時候的企業家不但要有產品、流量、供應鏈管理等技術能力,還需要擅長搞組織文化、設定長期戰略。如果一家企業特別幸運,最終能走向全球的多元市場。

發展到這個時候,往往第一代創始人和管理團隊需要退出歷史舞臺,這時就面臨了代際傳承的問題。最終如果這個企業幸運到已經可以穿越所有的障礙,那還有一個最難的考驗就是會到達規模極限。它唯一的選擇就是從內部打破封閉系統,轉型為一個開放系統,重新裂變新生。但這一點,就跟人類所面臨的終極極限很相似:走出我們所在的星系是非常困難的。

盡管通過這一極限非常困難,但我們看到很多大公司都開始了這一探索。以美妝行業為例,幾乎所有的全球性企業都已發布了自己的孵化計劃和風險投資基金。

如何幫助初創品牌穿越大過濾器的生存屏障?

我們研究了全球目前做得比較好的孵化器,發現一個很相似的事情是,他們都在通過細分創業的各個環節來為初創品牌賦能,來幫助他們提高穿過篩選的概率。比如HatchBeauty, Seed Beauty,這些我們講過好幾次,文章也寫過好多了,就不多說了。

我們可以簡單看一下Maesa。它已經規模很大了,拿了貝恩資本的投資,在全球7個國家有辦公室,不但孵化獨立品牌,更為一些知名企業比如Target、Sephora和H&M等合作。它把從creation到delivery分解為諸多步驟,詳細到甚至有China Support,去幫品牌去做進入中國市場需要的所有準備。

基于這樣的實踐研究,我們這樣設計了我們的孵化器。在我們的規劃中,它會有多個公共賦能部門,包括了研發支持中心、供應鏈支持中心、數據共享中心、內容和流量賦能中心,以及電商支持中心。有配套的流量賦能基金用來投資新銳品牌,同時,還會有專門的導師和專業委員會來輔導新銳品牌的發展。

From Beauty Imagined to Beauty Engineered

美國有人曾寫過本講美妝歷史的書,叫Beauty Imagined,即為想象的美麗。美妝行業長期以來一直被認為是感覺大于實質,販賣的東西被稱為“Hope in a jar”,罐子里的希望。而一個美妝品牌能否成功,更可以說是一門玄學。我們原來所說的某某產品好,或某某營銷好,更多是停留于感覺層面的描述,而非基于某些標準或方法論的客觀描述。

在我們描繪一個創業者的時候,我們可能也會用同樣模糊的詞語,比如才華、想象力、組織能力等,比如剛才我們也講到企業家是野生的,是很難被規劃的。在我們創投行業也有這樣一派觀點,認為孵化器是沒有用的。但我們今天在這里發布的孵化加速器和賦能基金,顯然是做了另外一個選擇。為什么呢?

因為我們相信,美妝行業的未來不再是Beauty Imagined,而開放式的孵化加速和賦能投資很可能是代表未來的一個重要方向。我們有三個理由做出這樣一個判斷:

1、近期全球市場最值得關注的品牌都不是來自大公司,而是來自社交流量、孵化平臺與投資基金的結合。

2、美妝行業和科技行業都出現了品牌孵化器。YC長年為所孵化企業創造3~5倍的估值提升,其基金的回報率十幾年維持在30%以上。

3、公共服務平臺的成熟,技術的發展讓我們越來越可能工程化地分解一個企業的能力要素,就連一個創業者的創業天賦未來都有可能用技術來準確評估。例如橋水基金已經開始用MIT的技術對人腦進行掃描,來定向評估一個人的想象力、協作力和決策力、耐力等指標,判斷他是否合適做高管。于是,對人的判斷不再是基于直覺判斷,而是基于科學分析。

為什么有那么多人說創業坑多?供應鏈有坑,電商有坑,找KOL也有坑。這個坑是什么?坑就是一個錯誤的算法,只要你知道正確算法,那坑明明是可以避開的。所以我們可以做的,是幫他們找到那些正確的路,避開那些坑,我們不能保證初創企業一定都能通過這些生存篩選的屏障,但是卻能極大地提高他們通過這些篩選的概率。

所以,在我看來,未來不再會是Beauty Imagined,而一定會成為Beauty Engineered。這就是我們這個孵化加速平臺的理念:通過一個開放平臺的專業賦能,讓企業的核心成功要素可以被工程化地加速建設。

在運營了近三年的美妝孵化活動以后,基于以上所有的思考和實踐研究,聚美麗聯合磐締資本及原孵化器理事單位在社交營銷大會上宣布:將原有的孵化器升級為“物種工廠孵化加速有限公司”,同時,磐締資本與聚美麗和內容、網紅孵化機構大禹、洋蔥、達人說、快美妝和原孵化器理事單位共同發起了“流量賦能基金”,為美妝初創企業賦能加速。

在未來,我們希望通過這個開放的孵化平臺創造出一種新的創業生態,用科學的工程思維來分析問題,用專業團隊和資源幫助初創企業彌補短板,幫助企業加速成長,也讓美麗產業有更多開放協作,共同推動與分享新銳品牌的成長。

更多關于開放式孵化加速平臺的內容請關注聚美麗后續報道。

本文版權歸“聚美麗”所有
投稿、轉載、合作等事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未經許可轉載此文,聚美麗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返回首頁
福彩老快3开奖 韩国排球比分 极速十一选五 北京玩麻将多大算赌博 手机qq麻将官方版 广东好彩1 山东十一选五 十二选五辽宁一定牛 甘肃十一选五任5推 微信登录 友乐广西麻将 大众麻将游戏在线玩 模拟炒股网 贵州十一选五11号 星悦广西麻将作弊器 2017cba比分直播及数据库 澳门即时赔率透透网 湖北30选走势图